注册忘记密码

松原都市网

热搜: 松原 情感 爆料
查看: 652|回复: 1
收起左侧

女人有智慧和傲骨,才能让男人臣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0 10: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一个弱女逆袭的故事,很喜欢,所以发来给大家共享。看一个最初连生存都无法保证的小女人,如何踏进豪门将优质多金男收服裙下,为之欲生欲死的。咱也学着调教老公,凭什么女人就得低声下气侍候男人?喜欢就冒个泡,给MM点儿更新的信心和鼓励那一年,父亲被人陷害到破产,弟弟被人拐走。绝望的父亲开车带她逃离追捕,车坠落大海,父亲绝望,无意逃生,生生淹死。她挣扎上岸,被人救走,父亲死了……她离开了故乡,历尽磨难,披着别人的身份,走上了复仇的路。再回首,已经物是人非“救命.....啊......爸爸救救我.......”
她用力哭喊着,却换不来父亲的回头。她拼命拍打车窗,哭到嗓子都哑了,回应她的,只有自己因空气越来越稀薄而变的艰难的喘息。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爸爸救我.......”
宁海汐尖叫着,用尽全力去拍打紧闭的车窗,忽然,一声清脆的响声,打破了萦绕的噩梦,她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脸色苍白,瘫靠在床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破碎的牛奶杯,静静的躺在地板上,软糯的白,在她眼底,却慢慢幻化成了水的透明色。
“啊.......”她惊叫一声,双手用力抱住头,埋首在膝间,瑟瑟发抖。
窗外,鸟儿的叫声隐隐传来,伴随着远处火车的鸣笛,仿佛在提醒她,这是山里,不是大海。
宁海汐缓缓松开双手,透着绝望的眼睛,渐渐恢复了神采,发了一阵子呆,她忽然紧紧闭上了双眼。三分钟后,睁开眼睛的她,已经恢复了狐狸一样的犀利与清灵。
泪光在眼底转动,她再一次对自己说:“爸爸,我会好好活下去,要在天堂保佑我,保佑弟弟!”
洗漱、化妆、换衣,短短十分钟,完全搞定,出现在度假村楼下大厅的时候,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梦中无助的女孩。
“宁小姐,车已经备好了,一个小时能回到市里。”
“谢谢!”宁海汐递过行李箱,一边拨通电话一边往前走。
“Rose,一个小时后我回到办公室,所有的文件资料都给我送过去,我集中处理。上午九点的中高层会议务必要求大家准时参加,董事长会有重要发言。就这样,拜!”
一个小时后,车在PCH写字楼前停下,宁海汐下车,取出行李箱,迅速踢掉脚上的白色小羊皮平底鞋,踩上七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拿起扔在后座上的白色短外套,飞快的穿在黑色紧身背心外面,摘下超大黑超,戴上黑边眼镜,对司机打了一个响指:“刚子,行李帮我送回酒店,谢谢!”
汽车箭一般离开,方才还无比悠闲的小女人,转眼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端庄、成熟、冷漠而犀利。
宁海汐脚步沉稳的走进写字楼,广场树荫下的黑色兰博基尼里,一双隐藏在墨镜下的眼睛,闪烁着狼一样迫人的光彩。
“不错啊!”吹了一声口哨,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随从,剑眉微挑:“两分钟,见识到了两个她。我说呢,一个毫无风情可言的女人,怎么能在短短十分钟之内,说服TU的总裁,抢走我们那么大的出口单子,原来.....脱下工装,也是个动人的小东西。”

“韩少,回头让人教训她一下?”
“嘘!”韩诺微笑着竖起食指,轻轻摇晃:“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本少怎么舍得假他人之手?为表诚意,我亲自来抚慰一下,如何?”
随从笑的邪恶:“韩少,您口味变了?据说,这可是朵有刺的玫瑰。”
“那就一根一根,把她的刺拔了,如何?”韩诺冷笑,狭长的眸子,波光潋滟,幽深的让人无法直视。
“宁小姐!”助手Rose敲门进来,快步走近海汐,压低声音提醒:“韩诺来了。”
海汐依然在快速点动鼠标,查看着重要邮件,淡淡问:“谁是韩诺?”
“韩家的大少爷,韩氏的副总,TU的大单,当初是他负责的,不过被您给抢过来了。”
海汐眸光闪动了一下,淡淡的点点头:“请他预约。”
Rose抽了抽眼角,低声提醒:“他.....现在就想见您。”
“请他预约!”海汐平静的说完第二遍,微笑着看向她:“他是你的老板?”
“哦不!”Rose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提醒,快步走了出去。
“预约?”韩诺的助手好笑的看看韩诺,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问:“你有没有告诉她,我们韩少是谁?”
Rose轻声回答:“有。”
助手正要再闹,韩诺一把拉住了他,双眸狠狠在海汐办公室的房门上剜了几眼,再次转向Rose,沉声解释:“我有重要的合作,要和宁小姐面谈,预约的话,可能来不及,请再通报一下。”
Rose犹豫了一下,还是又进去了一趟,一分钟后便回来了,用更低的声音解释:“请您现在预约,这是规矩。”
韩诺俊朗的脸,瞬间冷若冰霜。
助手一把扫掉了Rose桌上的纸笔,怒问:“你们宁代表初来乍到,不知道韩少也罢了,你也不知道吗?”
Rose双眼泛红,小心翼翼的解释:“我们对宁小姐也不了解,但她是很讲规则的人,不好意思,我现在帮您预约的话,见面也很快。”
“要什么时间?”韩诺又拉住了助手,低声质问。
“看宁小姐的意思.......”
“这不是废话吗?”助手一掌拍在桌上,再次怒问。
“算了,那就等一下吧!”韩诺反倒笑了,轻轻拍了拍Rose的肩膀,温柔情人一般安慰:“没事,不会让你为难的。可不可以麻烦帮我们冲杯咖啡,我们边喝边等?”
“好好......”
Rose匆匆走向调配间,韩诺使了一个眼色,迅速转身,几个大步走近了海汐的办公室,一拧门锁,直接闯了进去。Rose惊觉,想要阻拦,却被韩诺的助手牢牢拦住了。
韩诺进门第一件事,便是直接反锁了房间。
明显不同于女助手的稳重有力的脚步声,依然没能让镇定的宁海汐眸光稍微转动一下。在她眼里,工作显然比气场强大的韩少更让人迷恋。
“宁小姐,幸会!”韩诺是第一次走进这间办公室,却熟悉的仿佛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踢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直接坐上了海汐宽大的桌沿。
海汐依然淡定的滑动鼠标,将重要邮件一一回复了,才关闭页面,慢慢转身,隐藏在眼镜后的美目,含了淡淡的笑意,不卑不亢的招呼:“幸会!”
四目相对,如刀光火石,刹那间迸发千万流星剑影。没有人退缩,没有人闪躲,即使韩诺的气场一向强大到让人不敢直视他狼一般冷冽的眼睛,也没能让面前的女子,眸光闪动半分。
“韩少家里一直缺椅子?”海汐先开了口,语气淡定。
“你觉得呢?”
“如果是图新鲜倒也罢了,如果是习惯,容易让人往其他方面联想。”
“说说!”
“不好吧?也许您会生气呢?”
“我从来不生美人的气。”韩诺微微俯身,像海汐的方向迫近了一点。冷冽的目光,从她精致的五官缓缓下移,最后,落在略低的领口。
不是飞机场,风光无限美好。
海汐眼神略冷,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微笑,淡定的回答:“如果这是您的习惯,我猜,您缺少亲情,说直接一点,您缺乏母爱。”
韩诺挑衅的眼神骤然变冷,视线猛地盯住她的眼睛,再次俯身,冷声逼问:“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母亲的习惯会影响我们半生,自小,她便会教导我们该有的礼仪。韩少,您的仪态,容易让人产生误解。误解自己倒也罢了,误解了生养我们的母亲,不太尊敬。请三思!”
韩诺后背一冷。
这个女人,不容小觑。她要么是对他了如指掌,要么是一眼便看透了他,所以,精准的扼住了他的软肋。
这个世界,他身边的谁都可以被拿来点评,唯有他的母亲不行!
韩诺缓缓移到了椅中,但眼神,比方才更冷。
“宁小姐,是韩少自己闯进来的.......”Rose急急忙忙拿钥匙开了门,跑进来,紧张的解释。
“没关系!”海汐淡然挥挥手:“既然已经进来了,就为韩少破个例吧?”
Rose松了一口气,低头退了出去,背后传来海汐依然平静的嘱咐:“这个月的奖金,公司会扣除,但你可以向韩少申请赔偿,我个人可以友情赞助法律援助和声讨横幅。”
Rose抽抽着眼角退了出去,韩诺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
试想一下,一个柔柔弱弱的女职员,打着欺凌弱小的横幅,出现在韩氏的楼下,他韩诺的脸,还往哪儿放?
试想一下,一个柔柔弱弱的女职员,打着欺凌弱小的横幅,出现在韩氏的楼下,他韩诺的脸,还往哪儿放?
“女人不是水做的吗?棱角不要太过突兀。”韩诺轻轻转动自己的手机,冷声提醒。
“水,亦可覆舟。尊重水的力量,便是趣味;无视了,便是灾难。”
“你太犀利,可惜了,一个这么美的美人儿。”韩诺啧啧叹息。
宁海汐淡定的笑,轻声问:“韩少专门来探访,有要事?请说!但我们九点有个重要会议。”
“TU的出口大单,几千万美元的合同,我们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做计划,接近谈拢的时候,你用了十分钟,抢走了。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今日,特来请教。”
海汐深深一笑,低声说:“你想知道?”
韩诺不动声色的望着她,海汐又笑,轻声说:“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这涉及商业机密。”
“在这个合同上,我们输了,请让我输的明白。”
“不好意思,涉及合同条款,无法奉告。”
宁海汐不急不恼,却滴水不进,比韩诺想象中的难对付多了,这让一向战无不胜的他,有些懊恼,忍不住出言讥讽。
“宁小姐天生丽质,却非要把自己藏在没有生命力的职业套装和厚重的黑框眼镜里,为什么呢?谁有幸见得到你的美丽?TU的汪总裁?那个长着亚洲脸的香蕉人?吼吼,十分钟......技术差了点儿,但汪总似乎很满意,不过,我很好奇,宁小姐你还满意吗?”
宁海汐晶亮的眸子,微微眯了眯,显然这种带着羞辱意味的话,再淡定的女人也不爱听。
“你认为呢?”她依然平静的笑。
她的冷静,让韩诺更加意外。这不是一个女人,是一座冰山吗?
“也许我可以做的更好!”韩诺慢慢走过去,坐在她椅边的桌子上,伸开双手,扶住她的椅背,将她圈在自己的与椅背之间,更近的迫视着她。
彼此距离的太近了,但是他又极有分寸的没有触碰到她半分。呼吸互相拂到对方脸颊上,温热、带着淡淡馨香。
没有女人能抵抗他这种若即若离的暧昧,距离更近,她们就会更仔细的发现,他到底有多迷人。甚至,在这样的时刻,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敢直视他的眼睛。她们总是躲闪着他的视线,咬着唇,娇羞而紧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