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松原都市网

热搜: 松原 情感 爆料
查看: 5600|回复: 0
收起左侧

警察的责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5 19: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松原市建市以来索要赎金最高的绑架案成功告破,人质安全获救,3名绑匪全部落网。
      这起案件是近年来发生的一起绑匪索要赎金最多,各级领导最为关注、人民群众反响最强烈的绑架人质案件,5月6日,经过18个昼夜的连续奋战,在省、市、区三级公安机关的不懈努力下,此案的成功告破。
      接孩子途中被绑 绑匪索要200万元
     松原特大绑架案18天成功告破
“哎我说,你开下门,我楼下的,我家屋顶漏水了,你开门我看看是你家哪儿冒水了。”
“队长,没有声音,是不是没在屋里?”
“不对啊,应该在屋里啊,咱俩把门镜抠下来,看看屋里有没有人。”
“哎你俩是干啥的啊?抠我家门镜干啥?”
“你是韩兵么?”
“啊,我是,咋的了?”
“不许动!我们是公安局的!”
随着一声令下,受到省、市领导高度关注,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李申学,副厅长史历,市委书记蓝军,市长孙鸿志分别作出重要批示的我市“4.18”特大绑架人质案成功告破。
妻子被绑架 丈夫以为开玩笑
4月18日晚8时30分,刘欣如往常一样下楼取车,准备去接放学的儿子回家,当她刚走到楼下,来到车前时,突然从车后侧窜出两个头戴面具的男子,二话没说就将刘欣控制住,并强行为其戴上了面罩,刘欣以为遭遇了抢劫,她一边大喊一边奋力挣扎,可她又怎么是两个男人的对手,更何况她还有着身孕,就这样,刘欣被两人塞进了自己的车中。
当晚9时30分左右,刘欣的丈夫王伟接到一个电话,“喂,你媳妇在我们手上,你给我们准备200万元现金,我们就把你媳妇还你。”当时在外地已经喝醉了的王伟以为是自己的朋友在开玩笑,便说:“你开什么玩笑,200万元?200元也没有!钱没有,你们把我媳妇爱领哪领哪去吧。”随后就挂了电话,等再打过去,就不接电话了,最后索性关了电话。随后,刘欣的妹妹,刘冉接到了姐姐刘欣的电话,称其被绑架了,绑匪索要200万赎金,并称绑匪不让报案,否则就“撕票”。10时左右,王伟在开机就接到了小姨子刘冉的电话,她告诉王伟,她姐姐已经跟她通过电话:“我姐姐是去接孩子放学,在楼下开车门时被人绑架了。”王伟生这才相信刚才自己接的电话是真的,连夜赶回松原,同时,家人也向松原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报了警。

不可思议 绑匪主动降赎金
22时21分,松原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刘冉报案,其姐姐刘欣(女,40岁)于当晚8时左右,离家接其上学的儿子未归,后接到刘欣电话,称其被绑架,索要赎金200万元。接到报案后,市公安局立即启动严重暴力案件处置机制,市长助理、公安局长霍云成,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文带领市局刑警、技侦相关侦查人员迅速赶赴开发区分局指挥案件侦破工作,立即成立了“4.18”专案指挥部,开发区分局全警参战,市局刑警、巡警、市武警支队、消防支队及市局有关部门出动精兵强将全力以赴开展侦破工作。
在接下来的三天中,王伟、刘冉积极配合公安部门的同时,也在焦急的四处筹钱,而公安部门也在积极的做着各种部署,等待着绑匪的交易电话,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任剑波、市委常委、副市长、政法委书记吴兴宏多次调度指导案件侦破工作,提出具体要求。省公安厅有关总队人员赶到开发区分局,指导案件侦破工作。霍云成局长对案件侦破工作提出明确要求:一是要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争分夺秒,在最短时间内全力攻破此案,要防止其铤而走险伤害人质;二是对被害人行走路线,途径路段,开展“地毯式”搜查,缩小范围,准确定位;三是制定详细解救方案,做好一切应急准备工作;四是专案组要做好赎人、抓捕准备,千方百计确保人质人身安全。
各级部门及刘欣的家属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在专案组办公室内,由于刘欣怀有身孕,王伟急于保证刘欣安全,千方百计筹钱的同时,多次提出要向绑匪支付赎金的要求。但这三天内,绑匪却并不急于交易,也不过多联系刘欣的家人。警方获取有价值线索难度极大,这些都给公安机关破案工作带来巨大压力。终于,在21日14时40分,绑匪提出交易要求。专案指挥部立即周密部署,充分考虑交易过程可能发生的情况,包括选择多辆车、配备精干秘密警力跟随、在现场部署狙击手设伏和在疑犯可能逃跑的方向和部位安排抓捕力量。
为了稳定人质家属的情绪和应对绑匪随时可能打来的电话,警方派人24小时陪护着被害人家属。“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对方似乎并不着急交易 ,他先后打来十几次电话,每次打来电话时,我们告诉家属以筹钱的借口拖延时间,但对方总是说:我们不着急,给你们时间。”松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赵远明说,“另外,跟其他穷凶极恶的绑匪不同的是,打电话的绑匪说话总是慢声细语,斯斯文文的,从没有什么威胁性的语言。”
      让警方感到此案与其它绑架案不同的是,绑匪在一次通话中竟然主动降低了赎金数额,从200万降低到150万。
       在绑架案发生后第二天,警方查到了刘欣的两部手机的下落,办案人员都很兴奋,以为这是案件的一个重要的突破口。警方迅速出动,将持有刘欣手机的男子抓获,该男子是刘欣家附近一小区的保安。但他坚称这两部手机是自己捡到的。
      经过进一步核实,原来该保安当天晚上值班,在小区外突然发现了一部完整的手机,将手机送回了宿舍,在从宿舍回小区的时候,发现地上又有一部电池被摔出的手机,这让他十分兴奋,又送回了宿舍,没想到警察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经过调查,民警发现这名保安并没有作案时间,线索中断。

“小舅子”给姐夫当司机 民警藏在后备箱中
在确定交易后,专案组令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公交大队长李威充当王伟的小舅子,并作为司机陪同王伟一起前往交易地点,一路上,李威为避免露出马脚,一遍又一遍的冲着王伟喊“姐夫”。就在李威一遍又一遍练习着“姐夫”的同时,副驾驶座位上的王伟由于紧张一直不可抑制的颤抖,来到交易地点后,王伟对李威说:“要不我把钱扔出去吧,快点让他们把我媳妇放回来。”
“我怕交易的时候说走嘴,在车上不停地叫他姐夫。”李威说,“我的任务主要就是稳定家属的情绪,另一方面尽可能拖延时间,没有100%把握,绝不交易。”由于需要一名领导随时了解情况,靠前指挥,开发区分局副局长杨忠文自告奋勇,不顾自己腰部有病,藏在了交易车辆后排座位下,用一个脚垫盖在身上作为掩护。
       为了稳妥起见,专案组又选了一名身材瘦小的民警藏身交易车辆的后备箱,松原市公安局巡警支队的民警杨光被选中,由于当天气温较高,后备箱里的温度达到30多度,他在狭小的空间里足足隐蔽了3个小时。“这还不是最难受的,他们在前面紧张的时候就抽烟,结果烟全都聚集到后备箱里,几乎让我窒息,我只好趁停车的时候敲车厢告诉他们不要抽烟,要不我就熏晕了。”杨光说。
一直到最后,绑匪也没有出现,甚至连电话都不打了,失去消息的王伟和公安民警的心提了起来,为什么绑匪确定交易地点后不出现?为什么到现在都杳无音信?人质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
这时,一组侦查员传来消息,在交易地点附近发现一辆可疑车辆,车型为一辆捷达车,一名戴眼镜的男子驾驶,在侦查员欲上前控制的时候,该男子驾车迅速离开,凭借对地形的熟悉将侦查员甩掉。
随后的一段时间内,所有准备都处在的冷冻期,就在大家都在猜测这名男子是不是绑匪的时候,而绑匪是否感觉到了公安已经介入,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才放弃了交易?
当晚7时左右,王伟接到了刘欣的电话,称其在前郭县工业园区一工厂附近。专案组人员立即驱车赶往该地,到达该地时,刘欣正焦急的等待着家人的到来,她瑟瑟发抖的样子,说明了她此时内心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点,见到公安干警和家人到来后,坚强的刘欣立刻瘫软在地。至此,“4.18”特大绑架人质案人质成功获救。


她 三天三夜与绑匪周旋
刘欣获救后,当晚被送往医院进行检查,所幸的是刘欣并没有受到伤害,孩子也没有影响,王伟及其家属对公安干警表示万分感激,在全家团圆后,王伟才大大的呼了一口气,紧绷的心终于放下了,而刘欣此时也是终于感到了安全,在一通大哭过后,刘欣讲述了让她惊心动魄的三天三夜。
4月18日当晚,刘欣被劫持到车上后,因为头被绑匪用头套蒙住了,双手也被手铐拷住,双脚更是被胶带缠了个结实,她只能凭感觉来了解自己所处位置,据刘欣描述,当时绑匪带着她在车上逛了大概20分钟左右,随后就被转移到了另一辆车上,之后开了很远,听声音好像停在了一个车库中,在这车库里的三天三夜是让她终生难忘的。
刘欣回忆,在车库中,共有两名绑匪轮流看着她,其中一名绑匪经常给她讲各种各样的新闻,但却都是关于绑架、撕票、杀人等新闻,在她极度紧张的精神状态下,这样的新闻几乎摧毁了她全部意念,而当她问这名绑匪为什么要干绑架这件事的时候,这名绑匪说了一句话,“一个人一个生活方式,你们开好车、住好房,我们呢?”而另一名绑匪显然要好说话的多,而且也是跟她说话最多的一个绑匪。在这三天中,她一次次问这名绑匪,会不会伤害她,她得到的都是肯定的答案,不会伤害她,这名绑匪说“我们只要钱,不伤人,只要按我们说的做,把钱给我们,我们就放了你,你放心吧。”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刘欣更多希望的就是和这名绑匪接触,由于这名绑匪的“好说话”让刘欣的心里再次燃起希望,她多次试图感化这名绑匪,站在绑匪的角度,和他说着他的妻子、孩子等等。
在车库的三天内,她想到了很多,她说:“我觉得我不可能活着出去了,这几天吃喝拉撒都在车库里,开始根本不敢吃东西,害怕被下毒,后来饿的实在不行了,就少吃点他们给我买的东西,我天天都在和死神做斗争。我和他们聊他们的妻子、妹妹、孩子,就是希望他们会良心发现放了我,在绑匪的监控下与家人联系的时候,我按他们说的告诉我家里人不让报案,但当时我听见家里人说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家里已经报案了,我知道,我有救了!活下去的念头迅速攀升起来,我更加频繁的和那个‘好说话’的绑匪聊天。”
“第三天,他们把我放了,在把我推下车的时候,我身上什么都没有,电话、钱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他们把我放在了什么地方,很黑、很偏僻,我就回头跟其中一个绑匪说‘老弟,大姐麻烦你点事,你给大姐留10块钱,让大姐做个车回去。’他们没理我,告诉我‘回去以后什么都不行说,说了就整死你。’然后就走了,我以为他们是收到了钱,在这段路上,我一直在抖,看见路人都不敢说话,看谁都不像好人,当走到一个类似商店什么附近的时候,找到一个值班老人称自己是被打劫了,这才打了电话。”
嫌犯不抓 决不收兵
人质获救后,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李申学、副厅长史历,市委书记蓝军、市长孙鸿志、市委常委、副市长、政法委书记吴兴宏分别做出重要批示:对公安机关成功保证人质安全获救给予充分肯定,显示了公安机关对犯罪分子的震慑,要迅速查明案件真实情况,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霍云成多次主持召开案件分析会,督促案件侦破工作,要求专案组全力开展侦破工作,做到案件不破不收兵、嫌犯不抓获不收兵、事实不查清不收兵,防止犯罪嫌疑人继续危害社会,还原案件事实真相,消除社会影响。市局副局长王文亲临一线,指挥案件侦破工作,开发区分局、市局刑警、有关支队领导和民警始终保持破案攻坚的势头不减,不断加大案件线索排查深挖的力度。专案组通过嫌疑车辆排查、被害人及家属提供线索,扩大侦查范围,抓住每一条可疑线索深入了解各种可能与案件有关的情况,进行最详实细致的调查访问。
同时,专案组民警在市局相关部门的配合下,进行了浩如烟海的信息分析工作。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在专案组锲而不舍的努力下,案件取得重大突破,5月6日,专案组民警采取有效措施,通过证据链条锁定三名涉案犯罪嫌疑人樊立勋(男,32岁)、韩兵(男,29岁)、徐宝全(男,30岁)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组迅速行动,果断采取措施,当日晚18时左右将实施绑架犯罪的樊立勋、韩兵、徐宝全在家中分别抓获。专案组根据排查掌握的案件情况,明确分工,制定措施,连夜突审,迅速查明了樊立勋伙同韩兵,长时间密谋,拉拢徐宝全参加,实施绑架、索要巨额赎金的犯罪经过。
长时间谋划
2009年10月份,樊立勋因欠外债无力偿还,遂萌生绑架人质,勒索钱财的念头,并找到曾与一起共事的韩兵密谋,樊、韩一拍即合,商定将驾驶好车的单身女子作为绑架目标。二人开着樊立勋的宝来轿车在松原市区进行寻找,先后跟踪数名驾高档车辆的女子,均因时机条件、地理位置等没有实施作案。2010年3月份,樊立勋让韩兵再找一人参与,其只负责要钱和看人。韩兵找到战友徐宝全商妥后,继续驾车寻找绑架目标。
4月初的一天晚上,韩兵、徐宝全二人在江南一高中附近发现了驾驶尼桑车接送孩子放学的刘欣,连续跟踪10余天后,掌握了刘欣单身接送孩子时间固定、其住宅小区环境不复杂、流动人员少等规律特点,符合预想绑架作案条件,遂将其作为绑架目标。4月18日晚,韩兵、徐宝全实施绑架作案,由徐宝全将从家中出来准备上车的刘欣控制在车后座,用套帽将刘欣头部套住,双手用手铐铐住,韩兵开车驶出小区绕到附近事先选好停放宝来轿车的位置,弃车后,将被害人刘欣拉到樊立勋家车库藏匿,由樊立勋、韩兵轮流看管,并由樊立勋负责向被害人家属多次打电话索要赎金,确定交易时间和地点。
被捕
4月21日下午交易时,樊立勋因迫于巨大压力,最后放弃交易,人质获救。此后,三名犯罪嫌疑人躲藏在各自家中,直至被公安机关抓获。至此,专案组全体民警克服种种困难,放弃所有休假,连续作战18天,成功侦破了这起特大绑架人质案件,打了一场漂亮的攻坚战。
5月8日上午,刘欣极其家属将一面锦旗送到了松原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并为开发区分局干警们送上了香甜可口的水果,还特意找来民间秧歌队为民警们表演,一时间,开发区分局门前锣鼓齐鸣,鞭炮震天,人头攒动。刘欣极其家属都纷纷向分局领导、民警表示谢意。
刘欣说:“直到今天,她才有种解脱的感觉,真的就像重新活了一回,我被绑架的这三天,家人根本就没敢告诉我儿子,当我回家的时候,才告诉孩子,孩子当时就哭了,一直哭了一个晚上,他一直在埋怨家里人为什么不告诉他。”
王伟说:“我非常感谢这些天陪在我身边的民警同志,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去面对这件事,也一直陪着我,在很多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妻子回来了,钱也没损失,都是警察同志的功劳。”
(文中受害人及其亲属名称均为化名)

绑架只为偿还外债
“一文两武”全部被捕

据了解,樊立勋和韩兵曾是松原一家保险公司的同事,共同工作了两年,于2008年辞职。此后,樊立勋一直在家,还曾多次借钱,准备做些买卖。而韩兵则是到处打工。两人之间始终没有断了联系。2009年10月份,樊立勋因生意失败,加之借来的 钱被花光等原因欠了外债无力偿还,遂萌生绑架人质勒索钱财的念头,并找到韩兵密谋。韩兵曾当过兵,开始并不同意,后来架不住樊立勋多次请客游说,加之自己房贷没还完、妻子做生意也结了不少钱,最后还是同意了。双方商定,所得赃款由樊立勋拿大头 。同时,两人将绑架目标放在了驾驶好车的单身女子身上。
随后二人就开着樊立勋的宝来轿车在松原市区进行寻找,先后跟踪数名驾高档车辆的女子,均因时机条件、地理位置等没有实施作案。2010年3月份,樊立勋让韩兵再找一人参与,其只负责要钱和看人。韩兵就找到了自己的战友徐宝全。因为徐宝全靠打工为生,生活并不富裕,韩兵就许诺给徐保全10万元钱。此后,樊某就躲到了幕后,由韩兵和徐宝全继续驾车寻找绑架目标。在松原市看守所内,记者见到了绑匪三人。
记者:据了解,你的家庭条件很好,而且听说你是一所学校的研究生,凭你的能力,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樊立勋:我也是一时糊涂了,绑架就是为了整点钱,其实我要不这么干,我自己也明白,用不了几年,我就能赚到很多钱。
记者:你为什么会欠下那么多外债?
樊立勋:当初借的钱本来想做点买卖,后来干什么都没干成,钱都慢慢花没了。
记者:你有没有想到过你会被抓?被抓后会怎么样?
樊立勋:没想到会抓到我,我以为我把人放了,就没事了。
记者:当天你并没有来交易是为什么?
樊立勋:我当时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好像是他们报警了,我害怕了,就没敢交易,后来我要走的时候,好像有人跟着我。
记者:当时为什么要把人放了呢?
樊立勋:本来就没打算伤人,交易那天我就跟他们说了不管交易成功不成功,晚上8点都把人放了。
记者:如果一旦交易成功钱到手了,你要干什么?
樊立勋:如果成功了,就把人放了,然后在本地做点买卖。
记者:钱到手了你们怎么分?
樊立勋:给徐宝全十万,剩下的韩兵和我四六分。
记者:后悔么?想过你老婆、孩子以后的生活么?
樊立勋:后悔,其实刚把人绑回来,我就后悔了,我对不起我爱人,也对不起我的孩子。(此时樊立勋的头深深的埋在胸前,眼泪已经止不住了。)

记者:你为什么要跟樊立勋做这件事?
韩兵:当初樊立勋总带我出去吃饭,他生活条件好,我感觉有钱和没钱的日子差距太大,没钱的日子不好过,而且我也有点外债,就想整点钱。
记者:那你现在被抓进来,有什么想法么?
韩兵:没什么想法了,自己选了一条错路,已经走错了,就得承担后果。


记者 孙东迪
警方提示:
松原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副局长杨忠文提示广大市民,预防绑架要了解和掌握绑架案发生的一般规律和特点。如绑架案通常发生在被绑架对象经常活动和出入的地方;被绑架对象多为有钱或别人认为有钱的人;绑匪多为结伙或团伙作案,有交通工具和临时居住地;一般情况下绑匪对被绑架对象的生活、工作等活动规律进行过案前观察、跟踪等踩点儿活动。尽可能不暴露和显示自己或家里很有钱,或家里有很值钱的物品。如果家里确实很富有且无法隐瞒,您及家人最好减少单独出行或一人在家的机会,不要在媒体等公共场合露面,更不要随意透露自己或家人的生活、工作、出行计划以及行踪和目的。如果一人或弱势结伴出行,一定要选择安全的时间和出入的场所,切记不要搭乘家人以外任何人的车辆。要掌握面对突发事件如何确保自己的身体不受伤害的常识和技巧,掌握实用的自卫防身术,准备必要的防护和应急工具。在常用的通讯工具上设置紧急呼救号码和按键及自动报警语音,与家人之间定制突发事件和紧急情况沟通密语或隐语,以备意外情况下使用。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关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